醫美整形

美醫誌 ME Media:亞洲醫美整形新媒體|豐富資訊輕鬆查醫病溝通零距離

新冠肺炎疫情讓你心驚驚?別讓壓力型毛髮殺手「休止期落髮」找上你!

2021-10-21

文/楊雅雲 圖/翁嘉妤
 


新冠肺炎疫情讓你心驚驚?別讓壓力型毛髮殺手「休止期落髮」找上你!
 
 摘要 
頭髮會有新陳代謝,平均每天會掉100~150根頭髮,這是「正常落髮」現象。倘若突然發生大量掉髮的狀況,就要小心了,你可能正在經歷「休止期落髮」!你知道壓力及營養不均衡都是不正常掉髮的天敵嗎?美醫誌邀請皮膚科專科醫師朱冠州,帶領你認識壓力型毛髮殺手,找到應對良方。
 

 

重大事件的刺激,是休止期落髮發生的原因之一

 

「休止期落髮」常發生在重大事件之後,例如發燒、ICU(加護病房)重症治療、內分泌問題、營養不均衡或懷孕生產引起的荷爾蒙劇烈變化,造成頭髮毛囊在正常生長軌道上受到外力刺激,瞬間來到休止期,致使毛髮漸漸脫落,這種突發的大量掉髮現象稱為「休止期落髮」。
 
休止期落髮在事件發生後的3到6個月會產生大量的掉髮,甚至用手輕輕撥頭髮都會有一把一把的頭髮掉落,休止期落髮又分為急性及慢性休止期落髮:

 

(1)急性休止期落髮

 

短期的大量掉髮,落髮延續時間在6個月以內。
 

(2)慢性休止期落髮

 

反覆性及斷斷續續的掉髮,落髮延續時間超過6個月以上。
 
休止期落髮的症狀,在排除病症治療後的3個月到6個月,就能完全恢復。
 

 

休止期落髮 
 

 

新冠肺炎會導致休止期落髮現象?原來是壓力造成的!

 

國際文獻指出新冠肺炎疫情期間,由於民眾必須短時間內面對工作、家庭、學業及社交帶來的巨大變化,心理壓力及生存恐慌瞬間攀升,新冠肺炎確診者休止期落髮發生比例高達30%~50%, 即使是無症狀的感染者,也有10%的機會可能會產生休止期落髮。
 
新冠肺炎引發休止期落髮的原因:
 
1. 社會心理的壓力誘發因素,社會心理壓力包括隔離壓力、住院壓力以及生命威脅壓力,在這個壓力下神經傳導的神經酼胺、多胜肽等,都會影響毛囊的生長期,導致毛囊快速進入到休止期。
 
2. 當得到新冠肺炎時,人體體內會產生巨大的激素風暴,造成促炎細胞激素大量增加,是休止期落髮最主要的原因。
 
3. 新冠肺炎患者會大量消耗體內的抗凝血物質,造成血管裡產生微小的血栓,這些微小的血栓會阻塞末稍或毛囊周圍血管,造成不正常落髮。
 
4. 治療期間使用的藥物影響。
 

 

雄性禿是歲月累積、無法挽留的落髮現象

 

雄性禿的掉髮則屬於經年累月且緩慢的進行,而且雄性禿影響的毛囊會逐漸萎縮,所以掉落的頭髮會越來越細,細到某一種程度後,頭髮就不會再生長。男性及女性的每日正常掉髮情形並無分別,然而女性罹患雄性禿的機率約1/10,而男性隨著年紀越長,約有60%~70%的男性會有雄性禿的問題。
 

 

找到休止期落髮的病因,連根拔除做治療

 

皮膚科專科醫師朱冠州指出,休止期落髮最有效的治療方式,是找到症狀引發的原因,連根拔除對症治療。如果患者因藥物或營養不均衡引起的落髮,只要改變用藥及飲食習慣,掉髮症狀就會慢慢緩解。倘若患者的落髮是因其他疾病引起,例如貧血或甲狀腺問題,如果無法找到疾病的治療方法,變成反反覆覆、斷斷續續的落髮現象,就會成為長期的慢性休止期落髮。
 
朱冠州醫師表示,仰賴藥物治療休止期落髮只能達到短期的改善,無法根除落髮現象。傳統治療落髮藥物包含柔沛、適尿通及新髮靈等口服藥,但這類藥物是針對雄性禿治療,藥物機轉和休止期落髮狀況不同。雄性禿是體內荷爾蒙轉換成DHT(雙氫睪酮,會導致毛囊分化進而落髮)攻擊毛囊,運用藥物阻斷DHT,可以延緩毛囊受攻擊後的萎縮現象,另外,2%~5%的患者在服用治療雄性禿藥物後,可能會發生性功能低下或男性女乳症的副作用,不過這些後遺症在臨床上發生機率極低且停藥後都能恢復,患者無需過度擔心。通常單純的休止期落髮,醫師不會以口服藥作為治療方法,如果患者需要快速恢復,建議搭配生髮水使用。
 

 

切勿把Google大神當醫師,有落髮問題請向專業醫師諮詢

 

掉髮原因具有多種可能性,當發現掉髮情況超過正常生理性掉髮的髮量,不能以網路資訊自我評斷,建議儘早向專業醫師諮詢。醫師診斷落髮的指標包含病史、掉髮數量、掉髮頻率及掉髮的粗細等多項細微檢查綜合評估,並運用數位放大鏡觀察頭皮現象加以診斷,找到落髮原因,才能對症治療。
 
想要遠離壓力型掉髮或休止期的落髮,朱冠州醫師建議,平日要適度放鬆心情、保持作息規律,避免處於長期緊繃壓力的狀態。缺血性貧血也是引起休止期落髮的原因之一,注重健康飲食,維持營養均衡,對於毛髮保健具有舉足輕重的助益。

 

 
  
學經歷:
DCDC生髮診所 醫師
DCDC生髮診所院長
台灣植髮學會理事長
台大醫學系畢
馬偕醫院皮膚科住院醫師
台北市立仁愛醫院皮膚科總醫師
台灣皮膚科醫學會專科醫師
亞洲植髮醫學會會員(AAHRS)

 

 

*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,任何手術或療程均有其風險,實際仍須由醫師當面與您進行評估而定*

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,任何手術或療 程均有其風險,實際仍須由醫師當面與您進行評估而定